一场由“长记性”式惩罚引发的误会,让他和战友们产生了隔阂

(1/4)

一场由“长记性”式惩罚引发的误会,让他和战友们产生了隔阂

向“长记性”式惩罚说拜拜

■第七十七集团军某旅指控一连指导员 银祥鹏

战士犯错,自当受罚。我过去一直认为,不管以何种方式加以处罚,关键在于让战士“长记性”。然而,上个月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看到了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上个月中旬的一天,等全连官兵前去训练时,我对各班排的内务情况搞了个“突袭”。检查到四班时,我看到桌上赫然摆放着一个黑色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新兵苏鹏的身份证。这种随意破坏内务秩序、乱摆乱放个人物品的行为自然不能纵容。于是,我便拿走了苏鹏的钱包并放进我的抽屉,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他心里“咯噔”一下,长长记性。

检查完毕,我开始整理相关情况,准备利用晚点名时间进行讲评,结果突然接到上级紧急通知,要求我马上启程执行押运装备的任务。时间紧、任务重,我当即收拾行李,跟随车队奔赴指定地域。

3天后,我完成任务返回营区。刚一回来,就听说四班在我离队的这段时间闹了些不愉快。细一打听,事情竟和我有关——

原来,那天上午,苏鹏刚从内务柜取出钱包,准备拿点儿钱装在身上备用,结果集合哨就响了。情急之下,他把钱包放在了桌子上。等训练结束回到班里,苏鹏发现钱包不翼而飞,挨个询问战友,都说没看见。钱包不可能凭空消失!就是从那时起,苏鹏开始对朝夕相处的战友生出了戒备心,觉得他们不可信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