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歧视让美国“不能呼吸”

(1/4)

种族歧视让美国“不能呼吸”

种族歧视让美国“不能呼吸”

■李莞梅

6月3日,美国中西部明尼苏达州州检察长埃利森宣布,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案中,4名涉案警察全部被起诉,分别被控二级谋杀罪,协助、教唆二级谋杀罪和过失杀人罪不等。埃利森强调,彻底调查需要一段时间,他无法设定最后期限,并且审理和定罪殊非易事,希望民众保持耐心。

但很显然,继弗洛伊德仅因被控用20美元伪钞消费就遭暴力执法而死,以及尸检报告前后不一致“打脸”警方之后,民众的耐心已经剩不下多少了。和平抗议演变成骚乱,继而席卷全美。同时近几个月来,美国政府抗疫不力导致180多万民众感染新冠肺炎、超10万人死亡所累积的不满情绪,由此一并爆发。这口“锅”过于沉重,由种族歧视混合诸多社会痼疾打造而成,某些美国政客无论如何也甩不出去了。

弗洛伊德不是第一个,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种族歧视受害者。2014年7月17日,纽约非裔男子加纳被白人警察“锁喉”致死;2014年8月9日,密苏里州弗格森市非裔青年布朗遭白人警察拦截搜查并被开枪打死;2016年7月5日和6日,路易斯安那州、明尼苏达州先后发生白人警察枪杀非裔民众事件;2018年11月22日,亚拉巴马州非裔男子布拉德福德甚至在一起枪击案中帮助其他顾客脱离险境时,被警方视为枪手而打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