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代圣明君主到现代共产党人,这个字体现了一种共同的精神

(1/4)

从古代圣明君主到现代共产党人,这个字体现了一种共同的精神

当“怕”则“怕”

■成文学

一个人有所“怕”,才能有所为,有所不为

做人做事,“怕”还是“不怕”?关键是看对什么人对什么事。唐太宗虽为君主,也有所怕:“人言天子至尊,无所畏惮。朕则不然,上畏皇天之监临,下惮群臣之瞻仰,兢兢业业,犹恐不合天意,未副人望”。这是“君子以恐惧修省”的怕。可以说,没有唐太宗的“怕”,就没有励精图治的“贞观之治”。我党我军老一辈革命家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不怕“武装到牙齿”的反动派。这种“不怕”,体现的是大无畏的担当精神。但同时,他们也有所“怕”,任弼时同志就有“三怕”:一怕工作少,二怕麻烦人,三怕用钱多。一个人有所“怕”,才能有所为,有所不为。

由此,我联想到一些应该“怕”而“不怕”的现象。有的党员干部理想信念罩着“迷雾”,把自己装进“套子”里,不怕人生方向迷失;有的习惯于当老好人,工作畏首畏尾,精神暮气沉沉,不怕部队建设滑坡;有的明知安全存隐患,不去想办法解决,能推则推,能凑合就凑合,不怕发生问题;有的遇到矛盾绕道走,碰到问题打哈哈,面对风险不敢闯,不怕难题困扰单位建设;有的谈“错”色变、望“错”生畏,本该自己负责的事,却要上推下卸,不怕官兵指指戳戳;有的为官不为,只要不出事,宁愿不做事,不怕贻误部队发展。诸如此类的“不怕”,究其原因,一个是精神懈怠,另一个就是责任担当缺失,不作为、假作为,尸位素餐。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让应该“怕”的真正“怕”起来。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