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走出火神山的他们,变成了“志愿者”“支援者”

(1/7)

缘何?走出火神山的他们,变成了“志愿者”“支援者”

走出火神山,选择英雄同行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刘会宾 王均波 记者 高立英

万先生今年45岁,是火神山医院收治的首批患者之一。48岁的赵玉英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名军医。

2月4日,刚被赵玉英和战友们迎进病房,万先生就把短视频发到网上,晒出病号饭:“吃不完。”

因为一直通过自媒体向网友介绍“火神山日常”,感染八科一病区的万先生因此得名“火神山眼镜大叔”。

迈进火神山,万先生心里踏实了。他隔壁病房的尹奶奶,一直吵着要回家。透过门缝,万先生看到,尹奶奶把病床上的床单打成了一个小包袱,不管病区主任赵玉英怎么劝,她执意要走,甚至拔下氧气管。

看了一会儿,万先生才明白, 90岁的尹奶奶只会说一口纯正的武汉话,医护人员说的是普通话。看着两个人都急得满头汗,万先生走进去:“这是解放军的医院,放心。”

听见熟悉的乡音,尹奶奶放下小包袱,拉着万先生坐在她床上,还第一次主动向护士要了一杯水。赵玉英趁机给尹奶奶戴上了氧气吸入导管,夹上了指脉氧监测器。

病情转好,万先生主动帮助医护人员打水、送饭、拖地,到后来还可以协助医护人员推着轮椅送重病号去做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