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兵为什么不能搞“平均主义”

(1/3)

带兵为什么不能搞“平均主义”

带兵不能搞“平均主义”

担任连队值班员期间,我一直信奉“平均主义”,无论是外出名额的分配,还是卫生区域的划分,连队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按照班级建制分派,工作开展起来也比较顺利。

“各班出1名公差,和我一起去机关请领器材。”这不,接到连长命令,我将任务平均分摊到各个班级。哨音刚落,各个班纷纷响应,可唯独三班迟迟不见动静。于是,我请一名战士上楼通知三班班长刘秉周,等了许久,才见他没精打采地来到队伍中,而我也没有忍住心中的怒火,当场将刘秉周批评了一通。

走在前往机关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三班是全连公认的模范班级,不仅在训练上敢打敢拼,每回受领任务也都冲在前头,刘秉周更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咋突然如此不在状态?

当晚,我决定找刘秉周谈谈,在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后,他总算向我敞开了心扉——全班总共7人,其中4人参加驾驶复训,2人站哨,这几天就独剩他一人。当哨声吹响时,他还在忙连队安排的另一个公差,虽然知道不听招呼“后果很严重”,但心里闹着别扭就是挪不动腿。刘秉周一番话,顿时让我脸上火辣辣的。

细细想来,责任在我。在派遣任务时,自己没有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而是机械地认为平均就可以保证公平。我更应该认真反思的是,自己在明知道三班人数少、任务难以完成的情况下,为什么依旧采取平均分配的方式解决问题?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