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手记|到听得见“炮声”的地方去

(1/3)

战“疫”手记|到听得见“炮声”的地方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知道有一个人还在为自己守候,我的内心无疑是甜蜜和幸福的,疲惫的身心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恢复。从晚上8时到第二天凌晨2时,床旁查体、复核检验结果、收集临床数据、修改医嘱……我已在病房连续工作了6小时。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到听得见“炮声”的地方去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主治医师 陈 骅

陈骅工作照。罗 莎摄

交完班已是凌晨2时30分。脱下防护服,内层工作服湿乎乎地粘在身上,走路稍微快一点就冷得直哆嗦。回到清洁区,值班的二线医生陈歆正两眼通红地盯着电脑,手持电话与前方诊室沟通。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