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登记统计的“数据化”革新带来“蝶变效应”

(3/12)

一场登记统计的“数据化”革新带来“蝶变效应”

两年前,冯浩坪还是一名计算机网络专业大学生。入伍后,他来到这个新组建单位,成为一连文书。

像冯浩坪这样精通计算机和网络的战士,在全旅文书队伍中不在少数。对于登记统计,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用电脑代替人力,用网络解决登记统计过多过滥的问题。

一次旅里组织召开“文书会”,让这些基层“智多星”有了畅所欲言的机会。

“有些会议明明用录像的方式就可以记录,有些检查需要的数据用电脑一键就能调阅,为啥偏偏还要记在本子上?”他们的疑问和思考引起了旅领导的重视。

“‘本本’本身没问题,但‘本本’也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改进形式。”一营文书蒋磊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

那次“文书会”变成了“诸葛会”。文书们与机关领导的思想火花不断集聚碰撞,共同为破解“本本”难题出谋划策。

最终,文书们的意见被采纳,并形成这样的共识:登记统计只是一种反映工作的基本载体,其内容决定形式,而不能用形式决定内容。

为了根治“痕迹主义”现象,该旅启动了一场“数据化”登记统计革新:用“数据化”登记统计代替“编外本”。

旅党委对上级规定的“七本五簿三表一册”进一步规范管理,对确需检查而又难以体现在“本本”上的内容进行归纳梳理,充分收集调研各级意见建议,分部门、分类别、分格式对“数据化”登记统计方案进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