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登记统计的“数据化”革新带来“蝶变效应”

(2/12)

一场登记统计的“数据化”革新带来“蝶变效应”

随着旅里“数据化”登记统计制度的推行,伴随他多年的“编外本”终于退出基层痕迹管理的“舞台”。

部队调整改革后,王伟来到这个由数十个单位合并的新组建单位,经历了“脖子以下”改革的阵痛,也见证了一场“数据化”革新的起起落落。

如今,这项革新已在全旅推行了半年多,带来的“蝶变效应”渐渐凸显:登记统计更简,机关检查更实,基层负担更少,官兵练兵备战热情更高……

“文书会”变身“诸葛会”,推动了一场登记统计的“数据化”革新

“拿枪时间多,还是拿笔的时间多?”听到这个问题时,一连上士何世港的眼里闪过一束光,回想起自己刚入伍时驰骋沙场的梦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清楚地记得,当兵第3年,自己就因能力素质突出,被选为营里的文书。

担任文书后,他被诸多与“本本”相关的事务缠身:一年内自己的抽屉里增加了13个“本本”,有时一次登记20多份文件……每天面对这些要登记统计的“本本”,他离心中驰骋沙场的梦想似乎越来越远。

文书何世港的经历,也是许多连队文书的写照。

“要是能用摄像的方式来记录会议,那该多好啊!”一连文书冯浩坪曾多次向身边的战友提到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