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本本热”背后的冷思考

(3/9)

基层“本本热”背后的冷思考

“对机关而言,检查基层登记统计,是较快了解基层的一种方式。”某部机关干事李新红曾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指导员,对有些机关“纸上看兵”的指导方式也颇有微词,但调入机关后他发现,很多时候不是不想全面检查,而是条件不允许。

比如,检查一项周期较长的活动开展情况,如果前面几个连队检查得较为细致,在检查下一个连队时,这项活动很可能已结束,只能通过“本本”中的“痕迹”检查落实情况。

让李新红感到无奈的是,过去当主官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当他来到机关再次下部队检查时,情况恰好相反——如果在检查部队时一味追求面面俱到,那么其他业务工作就可能顾此失彼。

李新红曾在工作中进行了一些有益尝试:检查思想政治教育时,他将检查教育笔记与现场提问相结合,目的是更客观了解思想政治教育效果。

“如果一味把‘纸上落实’当成工作落实方式,登记统计本很容易泛滥。”某部一位主官坦言,过去机关干部检查或考评基层工作,认为查看“本本”更直接,在讲评中常以“本本”数据做比较、看优劣,较少考虑填写这些本子耗费的精力,以及实际工作的成效。

一旦机关习惯“纸上看兵”,基层就会“条件反射”:“工作干多干少问题不大,本子上有记录就行”“文件学没学透不重要,本子上有内容就行”……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