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口说话就对了

(4/5)

开口说话就对了

这一周,我也常常想起自己和家人相处的场景。逮着家人猛说的情况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高中住校,周末刚见到他们,嘴皮子不带停的,一直说到口干舌燥。还有一种就是受了委屈、挨了批评或者跟好朋友闹别扭,不仅需要向家里人倾诉,也需要开导,以及听取他们的宝贵建议。

于是,在一开始我听完战士诉说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我代入这些情境,便明白了他们如何想,我又该如何做。

总之,只要战士们跟我开口说话就对了。

附:上任第一周周记

第一周无疑是由很多个“第一次”组成的。

第一次处理官兵矛盾,我说:快乐太难了。女兵说:是啊!

第一次检查内务,拉开内务柜前做了很久心理准备,最后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

第一次查铺查哨,门吱呀一声,先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第一次发言,一下穿越回小学时演讲的那个小女孩。

第一次发火,因为官兵看新闻的坐姿,发现原来自己也有暴脾气。

第一次外出,感到与外面的世界相隔甚远,原来距离是由注意力决定的。

第一次挨批,羞愧和难过,抵过很多次表扬带来的喜悦。

第一次感到莫大的自由,因为当家做主,每时每刻都要做决定。

第一次发自内心自律,而不是悲戚地想到以身作则。

第一次想到当主官做善事太容易了,做恶事更容易。

第一次像对自己的亲人有很多很多期望一样,对自己连队的兵也有了很多想象,或者说希冀。

第一次大胆想,自己是不是其实很适合带兵。

第一次偷偷想,我这个连队能不能也成为一个先进连、标兵连。

第一次发现这份工作太有意思了。

第一次珍视每一回批评,因为太渴望成长。

似乎此时才开始,真正投入到军人这个角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