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学者:美应学会适应,接受中国作为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

(2/5)

英学者:美应学会适应,接受中国作为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

这些变化也带来另外一些结果,在新一代领导人领导下,中国的对外政策发生变化,从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决不当头”发展到今天变得外向得多、开阔得多。

西方最致命的毛病在于,在思维深处是不理解中国的。我们的思维范式认为西方是具有普世性的,终有一天世界上所有人都应该、必须且必然变得和我们差不多。老实说,这种提法已无法维持。我说四点:

第一,我们一提到国家就会想到民族国家,但中国绝不能被简单划归民族国家范畴。在我看来,不应仅仅将中国看作民族国家,还应将其视为文明国家,其传承是文明的传承。

第二,我们总认为中国是个中央集权化程度很深的国家。中国有14亿人,不可能事无巨细都由北京决定。中国在漫长的历史中总结出一个经验,唯一可以既维持统一又确保国家机器正常运作的办法是对地方差异给予足够尊重,或者说“一个文明多种制度”。

第三,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我们认为治理在本质上便是普选权、多党制,中国却不一样。

第四,西方和中国对普世性的理解大不一样。欧洲将普世性看作一场传播福音的布道,要改造世界。中国不认为普世性的表现是自身的外化,而认为自己是中央王国,是天朝,是文明的终极形式,因此根本没必要离开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