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铺就“通天路”

(5/6)

脚踏实地铺就“通天路”

寻找适合做试验的无人区,是孔繁良的一项重要工作。这些年,他几乎走遍了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无人区,先后为试验选取了近10个落区。

“试验场黑压压的蚊子扑面而来时,开口说话可得注意了,一不小心就会吸到嘴里。”绰号“大漠飞鹰”的孔繁良对戈壁滩上的恶劣环境早已习以为常,“什么工作都得自己干,修桥、刷漆,甚至是做木工和电工。”

工作很艰辛,孔繁良却很有成就感。他说:“我们干的是别人没干过的事,走的是别人没走过的路。更重要的是,我们做的事情与国家紧密相连。”

吉康也是火箭院的一名年轻航天人。参加工作之前,他有6年时间在英国求学。很多人都曾问吉康为什么要回国从事航天事业,他的回答总是饱含深情:“就为了让更多的中国人感到骄傲。”

吉康说,在英国期间,一次他陪同导师与火箭院的交流团一起到餐馆吃饭,餐馆老板看到来客是中国人,热情地过来聊天,当得知客人是中国航天人,好几次伸出大拇指点赞。

“因为中国航天的飞速发展,世界看我们中国人的眼光都在发生变化。”吉康说。

怀着强烈的航天情怀,一批批年轻的航天人不断建功立业。

2018年,火箭院的新型火箭研制项目遇到困难,原有的载荷设计方法成为限制新型火箭运载能力的瓶颈。曾耀祥一改沿用半个多世纪的火箭弹性载荷设计方法,独辟蹊径,成功实现火箭减重15%。

这一年,曾耀祥30岁。三十而立的他正和一大批年轻的“火箭人”一道,努力“立”起一枚枚中国新型运载火箭。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