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将催生这些新型部队

(1/5)

人工智能将催生这些新型部队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向军事领域的广泛渗透,并逐步物化或赋能武器装备,部队“机器人换人”加速,人机比例持续下降,编成模式向模块化编组、积木式组合和任务式联合方向发展,可能催生以下五种新型部队:

“全球即时打击”型火力打击部队

部队编成主体是分散部署在陆上、空中、海上和太空等作战领域的远程精确打击力量,以及全域战略侦察支援保障力量。其职能任务是依托无需前沿部署的远程精确打击力量,运用高超声速飞行器、中远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等,或运用卫星、高超声速运载平台投射动能武器,对全球范围内敌战略纵深目标实施远程、常规、精确、快速打击。2006年,美国《四年一度防务评估》报告已经将全球即时打击能力列为需要优先发展的重点能力之一,在美国空军的推动下,美全球即时打击力量建设按计划稳步推进,计划于2020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2025年左右具备全面作战能力。

“母舰+蜂群”型兵力突击部队

部队编成主体包括大型运输机、运输车、航空母舰、潜艇、空间站等大型运载工具,及无人车、无人机、无人艇等载荷其职能任务是通过“母舰”搭载大量无人系统进行远程投送,机动至预定战场前沿区域后,无人系统以“蜂群”形式实施近程出击,以夺取和保持在陆海空天特定作战区域的战场控制权。由于低成本、小体型的“蜂群”不适合于远程机动,用“母舰”来实施投送,便于其实现远程作战。这种编成方式具有跨域、多能等特点,使得军兵种界限日趋模糊,美DARPA公布的“小魔怪”计划,其无人机群可由B-52H战略轰炸机在距离目标区555千米外,9000米的飞行高度上投放,以“蜂群”方式飞抵目标区后,在目标区上空巡飞超过1个小时,执行包括侦察、监视、对地打击等多种任务,完成任务后沿“回收路线”返航,在“空中回收点”与C-130运输机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