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下)

(8/10)

“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下)

然而,一些美国专家认为,应减少对“战术核武器”的依赖,并促使俄罗斯也这么做。其中一些人建议就未来的军备控制条约进行谈判时,把战术核武器也列入议事日程。

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俄罗斯总统鲍利斯·叶利钦早在1997年就签订了框架协议,确定了与未来潜在的《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中的“战术核武器”相关的措施。美国一些参议员对俄罗斯战术核武器可能对美国的欧洲盟国构成威胁表示担忧。一位参议员在其关于批准新的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批语中称,美国应努力在一年内开始“与俄罗斯就消除俄罗斯联邦与美国非战略(战术)核武器储备之间的不对称,以及为了确保削减可核查的战术核武器进行谈判”。

尽管美国提出了就新的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生效后一年内与俄罗斯就非战略核武器进行谈判的问题,但两国并未在尝试就限制战术核武器达成一致方面有所进展。俄罗斯对这种谈判兴趣不大,并且声称,只要美国不从欧洲撤出战术核武器,他就不会开始谈判进程。

美国则期待下一个军备控制条约涉及所有的核武器类型——战略和战术核武器。但许多分析家认为,关于战术核武器的讨论或谈判再也不能只对准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库。这会在谈判中额外制造困,其他国家也可能会在军事冲突中使用核武器。其中巴基斯坦已经研究了部署短程战术核武器的问题,并打算在战场上使用,以抵消印度可能进行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