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下)

(6/10)

“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下)

至于第二种情况,2018年的《核政策综述》撤消了奥巴马当局关于从美国核力量结构中排除海基巡航导弹的决定。但华盛顿认为,新型巡航导弹对于扩大在亚洲的遏制具有决定性意义。诚然,美国可以轻松地将部署在亚洲的海基巡航导弹转移至俄罗斯附近,这将破坏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关系稳定。

新型SLCM巡航导弹的射程如果超过中程范围,它将受到《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限制。而由于战略载具的特点,海基弹道导弹的新型小威力弹头在任何情况下都受到《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限制。

最新版《核政策综述》如此描述发展新型战术核武器系统的动机:“俄罗斯相信,首先使用核武器(包括小威力核武器)可以获得这样的优势,部分是基于莫斯科认为,拥有大量各种各样的战术核武器能确保在危机局势中或较有限的冲突中拥有优势。可以把俄罗斯不久前关于这种正在形成的核武器使用学说的声明视为莫斯科降低了‘核门槛’——可以首先使用核武器。大量的演习和相关声明证明俄罗斯正是这样认识这些系统的优势的。迫使俄罗斯放弃这样的妄想是头等战略任务。”

《核政策综述》接着说:“这种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和非战略核力量及其核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确保多功能性与灵活性,这是为在难以遏制时完成遏制、安全保障、达成预定目标,确保应对不可预见的情况而优化美国战略所必需的。”“现有的战术只有少量的B61炸弹,由F-15E战斗轰炸机和盟友的多任务飞机携带。美国计划用部署在前沿、能携带核武器的F-35多用途战斗机取代正在老化的多任务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