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下)

(5/10)

“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下)

1990年代俄罗斯的局势令外界对其负责和确保核武器安全的部队的稳定性和可靠性提出了疑问。从那时起,美国一直担忧俄罗斯战术核武器是否能得到妥善保存,会不会丢失、被盗或被出售给感兴趣的外部力量。

至于美国人,他们2008年发现存放在欧洲某些基地的核武器的安全存在潜在的技术问题。土耳其未遂政变引发对部署在该国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的美国核武器的安全的担忧。

让我们回到军事政治的主题。2014年后美国军事专家界的主流意见是,美国应扩大战术核武器在美国境外——欧洲和亚洲——的部署。但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美国,没有其他任何北约成员国呼吁扩大战术核武器在欧洲的部署。

然而,在2018年2月公布的新版《核政策综述》中,特朗普当局确定,美国应拥有两种新的战术核武器:短期是用于装备现役“三叉戟II”潜射弹道导弹的新型小威力核弹头,长期是新型海基巡航导弹(SLCM)。

第一种情况是个迅速而成本低的方案。需要指出的是,目前英国人在其战略核潜艇上出色地解决了在潜射弹道导弹上使用战术核武器的问题。美国的“三叉戟II”潜射导弹携带英国的核弹头,其装药有各种爆炸威力,从数千吨到20万吨,也就是说,可以是战术级弹头,也可以是战略级弹头。但美国人计划中的战略核潜艇系统和英国的系统有严重缺陷:对手可能把敌方潜艇发射战术核武器认为是战略核武器打击,并用相应的方式反击。这样,这种系统可能无意识地导致军事行动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