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守边关的铿锵玫瑰:微笑,像高原阳光般耀眼

(4/6)

驻守边关的铿锵玫瑰:微笑,像高原阳光般耀眼

新训结束后,袁远先是到了通信连,后来又主动加入了女子战炮班。这不仅意味着“称呼”“专业”的改变,更是对技能、体能的全面考验。炮弹填装虽有机械抓弹,几十斤重的固弹夹却需要手工操作……为了精准操作,袁远从不戴手套,一遍一遍地练精度和速度,手上的老茧越磨越厚。

高原的苦寒、训练的艰辛,这个泼辣的重庆姑娘体验了无数遍。记不清多少个夜晚,她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眼泪绝非软弱,而是要向昨天告别。哭过之后,第二天她继续上沙场操炮。

那年,在海拔5200米的高寒地域,作为炮长的袁远指挥新装备首次独立作战,准确命中目标。女子战炮班因此荣立集体二等功,袁远也荣立个人三等功。

在很多人看来,女军人大都担任通信、卫勤之类的岗位,选择操枪弄炮、沙场打拼的不算多。弱不禁风的女儿家,能取得如此不俗的训练成绩,女子战炮班的6名女兵姑娘,绝对配得上“巾帼不让须眉”这句美誉了。听闻这些,袁远却说:“重要的技术检测等工作,都是男兵保障完成的。我们能够‘百发百中’,还要感谢男兵战友。”

从那以后,袁远常常跟在男兵身后问问题、寻方法。训练、维修、检测难题,在她的追根刨底之下一一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