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守边关的铿锵玫瑰:微笑,像高原阳光般耀眼

(3/6)

驻守边关的铿锵玫瑰:微笑,像高原阳光般耀眼

如同当年“高原鲜有生命存活”的错误认识,记者与袁远简单交流,也对这位长相清丽的女子战炮班班长的身手将信将疑。礼节性握过手后,袁远有些拘谨,渐渐不好意思起来——她的双手布满老茧,指节上的茧子也清晰可辨,这是淬火沙场、艰苦训练给予她的“馈赠”。

训练场上,袁远带领女兵姑娘奔跑于战炮间,身姿矫健地凌空跨越,装填炮弹一气呵成,30多公斤的固弹夹举重若轻……记者不禁感怀,眼前这个1996年出生的女兵,浑身上下都透着激情和硬气。

传奇女兵的故事,注定有一个不凡的起点。袁远是重庆人,2014年,通过全国“空姐”面试的她,顺利考取四川某大学。入学不到一个月,袁远就瞒着家人应征入伍,而且入伍的地点,是西藏。

得知女儿要去高原服役,袁远的母亲很是担忧。袁远的父亲给女儿打来电话,沉默良久,他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女儿的选择他懂得——“袁远的爷爷是原18军的老兵,她这是要追随爷爷的脚步前行;女儿选的路,再远我们也陪她走下去。”

在高原扎根,何其难。袁远来到驻守在海拔4677米高原的某炮兵旅,咬牙克服强烈的高原反应,凭着一股冲劲儿,她在新兵中脱颖而出,队列、体能、战术等课目成绩都名列前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