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万对70万:一战中的德国战车,最后的疯狂为何功败垂成

(4/12)

95万对70万:一战中的德国战车,最后的疯狂为何功败垂成

1917年1月,在普什奇纳堡(Schloss Pleß)向德皇威廉二世(中)汇报作战计划的兴登堡元帅(左)与鲁登道夫上将(右)

虽然在德国高层还存在一个属于海军的平行机构“海军战争指挥部”(Seekriegsleitung),与OHL矛盾重重,甚至相互倾轧。但到了一战后期,德国几乎所有的军事行动都是在陆上展开,新生的空中部队只是陆军行动的辅助,昔日名震一时的德国公海舰队被协约国死死封锁在港内晒太阳,海军几乎无事可做。因此,OHL事实上成为德军的最高领导机构。而这个机构除了管理军队的日常事务,还将权力的触角伸向了德国内政与外交。在战时,德国国家机器是围绕着战争而运转的,战时体制导致战前处理执掌国政的一干帝国首脑不得不听命于OHL的摆布。而兴登堡本人虽然名义上是OHL的最高首脑,日常事务却几乎全部由鲁登道夫负责,兴登堡只是参与最终决策,连在战时任帝国首相的乔治·米夏埃利斯(Georg Michaelis)都不止一次的抱怨自己就好像“只是鲁登道夫本人处理国内事务的帮手”(“nur als Ludendorffs Gehilfen an der Heimatfront“),这形成了一种事实上的“军事独裁”体制。可以豪不夸张的说,1916年后,德意志第二帝国这艘航船的实际掌舵人就是鲁登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