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军某蓝军部队:我军导弹部队走上未来战场的“首个对手”

(4/13)

火箭军某蓝军部队:我军导弹部队走上未来战场的“首个对手”

犹豫间,只见一辆导调采集车停在了某发射场坪,也许“好戏”将至。果不其然,某导弹旅发射四营即将启用的发射阵地遭袭击,已测好的点位被摧毁,而本应前来复测的测地队员又“中毒”正在抢救。

临近的发射三营测地号手临危受命,前来救急。在导调员宋晓桐、范泽康的导调下,数名队员身着防护服、头戴防毒面具,重新定点测量,终于让遭受重创的阵地“起死回生”。

夜色降临,方圆上百公里的演兵场上,逐渐热闹起来。记者循着轰鸣的马达声,也顺藤摸瓜找到了蓝军的几个阵地。

我们窥视到了蓝军部队的车载装备,但看不见他们对红方发出的“威胁”。上士孟宪贺是某干扰设备的专业组长,他带领操作号手对红方部队进行电子干扰。

演练场波诡云谲,对抗于无形之中。显示屏上,某红方导弹旅不断变频,孟宪贺下达指令,对红方部队进行主频侦察,实施跟踪式精准干扰。

不断变换着的波形,令人眼花缭乱。“成功!”孟宪贺突然大喝一声。演练结束才得知,红方导弹旅基本指挥所受到干扰,无法向发射分队下达指令,演练败北。

和孟宪贺同年兵的张伟屏,是某监视装备的专业组长,他带着上等兵彭贞辉、李宝康,在装备车上连续操作了3个多小时,一旁泡好的方便面早已没有了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