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亮瞻局|终极盾牌:海军近防系统的演进与价值(上)

(1/11)

宏亮瞻局|终极盾牌:海军近防系统的演进与价值(上)

尽管华盛顿与德黑兰一夜间“反目成仇”的故事足以成为战后国与国之间关系的负面典型,尽管霍梅尼和哈梅内伊都曾宣称美国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撒旦”,然而对于伊朗军方来说,曾经来自“撒旦”的“利剑”却一直备受青睐。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而且仍很有趣。毕竟今天距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已经过去近40年,面对西方严格的武器禁运和制裁,“痛恨”西方的伊朗本来有足够的时间和理由将本国军队的装备体系从“美系”改造成“俄系”,或“其他什么系”。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在这近40年里,德黑兰一方面加大了从俄罗斯、中国,乃至朝鲜引进武器的力度;另一方面,其发起的所谓“自给自足圣战”运动却仍不遗余力地试图维持本国自王国时代遗留的大量美系装备的可操作状态,甚至还进一步“山寨研发”全新的美系装备填充本国武库。从国家战时安全角度来看,此举似乎很不合理;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伊朗军方——尤其是直接收编自巴列维政府的伊朗国防军——对美系装备的高度认可,以及拥有上千年辉煌文明史的波斯人在对待和处理具体问题时所信奉的实用主义态度。

伊朗目前已经可以自行生产美制F-5E/F、F-4D/E和F-14A战斗机上的绝大部分零部件。在1993年和2005年,伊朗还独立对现役F-14A战斗机进行过两次全面大修。当美国海军抛弃“雄猫”后,伊朗成为了这款经典且至今仍具备强大作战能力的重型战斗机的第二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