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一个连,一手造就了美军的奇耻大辱

(1/16)

志愿军一个连,一手造就了美军的奇耻大辱

“这场激战整整持续了八个小时。最后,勇士们的子弹打光了。蜂拥上来的敌人占领了山头,把他们压到山脚。飞机掷下的汽油弹把他们的身上烧着了火。这时候,勇士们是仍然不会后退的呀,他们把枪一摔,向敌人扑去,身上帽子上呼呼地冒着火苗,把敌人抱住,让身上的火,也把占领阵地的敌人烧死……”

很多人可能熟悉这段描写,这来自作家魏巍广为人知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文字中描述的,是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一次看起来不那么“大”的阻击战——松骨峰阻击战。

此战因魏巍文章闻名,不少人因此对这场惨烈阻击战的意义提出质疑。

但真实的历史,只可能比文字中描述的更加震撼,并且这一场“小小”的阻击战对整个第二次战役的战果,也产生了重大影响——志愿军一个连的成功阻击,使得战役中向南败退的美陆军精锐二师遭到致命的迟滞,从而被迅速追击的我军主力“收割”,造成“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第二次战役开局处于进攻态势的“联合国军”如何被志愿军逼入“绝境”?“以一对十”的松骨峰阻击战我军是怎么拿下来的?库叔这就来讲一讲。

文 | 王正兴  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编辑 | 黄俊峰 瞭望智库